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
inc国际导航
脑胶质瘤治疗联系电话

INC——
国内外神经外科学术交流平台

INC——国内外神经外科学术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INC国际神经外科 > 神外资讯 > 前沿资讯 > 脑膜瘤 >

破除颅底“迷宫”,一文了解法国Froelich教授脑膜瘤/脊索瘤等手术精髓

编辑:INC|发布时间:2019-12-06 15:54|点击次数:

  大脑颅底部,包括由前向后的颅前窝、颅中窝和颅后窝,呈由高到底的阶梯状排,有着凹凸不平、有大小不同的骨孔与裂隙容纳颅神经和血管,可谓是“迷宫”般的通道。而这个世界上,可能很少有人比法国巴黎Lariboisière大学医院神经外科教授兼主席Sébastien Froelich(弗劳力士)教授更好地了解和懂得这个复杂而神秘的区域了。

  这位不到50岁就已担任世界知名的神经外科医生组织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颅底手术委员会主席的Froelich(弗劳力士)教授一直被国内外同仁誉为“世界神经内镜及颅底手术的天才教授”,以神经内镜技术及显微神经外科手术极为见长。目前,他也是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旗下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WANG)的成员。

Froelich教授

  Froelich教授以精湛技艺和谦逊态度授课

  Froelich(弗劳力士)教授曾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学术健康中心担任神经解剖学和研究的Keller讲习班讲师时,同学校的师生们深入探讨了颅底外科手术与患者福利之间的平衡。

弗劳力士

Froelich(弗劳力士)教授在担任辛辛那提大学Keller讲习班讲师期间曾多次授课颅底手术方法

  “这种平衡的核心是外科医生对风险和状况的权衡,需要根据患者情况考虑是通过开颅手术接近肿瘤,还是采用新型神经内镜技术通过鼻子抵达肿瘤。” Froelich(弗劳力士)教授指出。

  由梅菲尔德教育与研究基金会开办的Keller讲习班梅菲尔德的神经外科与解剖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教授Jeffrey T. Keller博士的名字命名。Froelich博士于1999年至2000年在梅菲尔德大学神经外科系接受凯勒(Keller)讲习班的训练,之后于2005年至2006年返回颅底临床。

  颅底复杂性并非不可跨越

  梅菲尔德(Mayfield)神经外科医生和颅底专家医学博士Norberto Andaluz回忆起17年前与Froelich(弗劳力士)的会面,当时Froelich博士“在实验室中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努力地工作,一直致力于开拓治疗新思路。”

  事实上,从那时起,Froelich教授所在的临床研究团队(包括神经外科医师和耳鼻喉外科医师)就通过越来越复杂的内窥镜、鼻内窥镜向大脑颅底部进军。他们没有通过经颅手术的开口接近肿瘤,而是建立了革命性的新技术,从鼻孔抵达病变部位以及切除。通过对颅底解剖结构的深刻理解以及越来越精密的神经内镜仪器,这些逐渐已成为可能。

  在多年的颅底手术临床实践中,Froelich教授发现颅底解剖结构的复杂性和变异性“应该在实验室而不是在手术中完成。”这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学习,以了解动脉和颅神经之间的关系,即使在物理上看不到结构时也是如此。此外,它还涉及了对术前影像的仔细评估。

  神经内镜技术在Froelich教授手下越来越纯熟,在2010年,他的手术团队完成了世界上首例神经内镜经单鼻孔入路成功夹闭颅内前交通动脉瘤。为解决手术过程中的配合问题,他还带领手术团队开创了神经内镜“筷子”手法,由原来的两人操作变成一人操作,手术效率和准确度大为提高。

  安全一直为手术首要考量因素

  “如果由于颈动脉的解剖轨迹不同而在术中损伤颈动脉,如果这可以在术前CT中分辨出来,这是不可原谅的。” Froelich教授说。

  Froelich教授一直非常注重手术的安全性,他意识到脑脊髓液(CSF)泄漏对患者的实际风险,这可能导致脑膜炎。浸润性、坚硬或钙化的肿瘤会增加手术风险,术后复发的肿瘤改变了解剖形态。Froelich教授说,当通过鼻子接近神经鞘瘤时,如果肿瘤没有柔软的稠度并且不能被吸出,他准备放弃手术。

  由于脑脊液漏的高风险,Froelich教授表示他已停止用内窥镜经鼻入路切除脑膜瘤。“对于某些脑膜瘤,内窥镜鼻腔入路的优势在于,可以首先到达肿瘤的根部,并避免大脑萎缩。但即使它可行,为避免脑脊液泄露,经鼻入路可能并非是一个好的选择。”

  个性化手术入路的选择

  在某些情况下,一种手术方法不足以切除大部分肿瘤。“您可能必须选择能够切除的肿瘤部分,在某些情况下,您可能需要两种方法来切除更多的肿瘤。”

  凭借着灵活性和敏捷性,想象力和多年实践的结果,Froelich教授有时同时手中动用了三种器械。他不仅在鼻内手术中使用了神经内镜,而且在经颅手术中也使用了神经内镜。当不可能切除整个肿瘤时,Froelich教授的放射肿瘤学同事将靶向消灭剩余的肿瘤组织。

  Froelich教授还有一项新的前沿技术,甚至可以称之为艺术的手术技巧--在神经内镜手术中用缝合线缝合切口。他说:“我们尽力大程度缝合切口,缝合3个切口大约需要45分钟,但这花费的时间对患者而言是值得的,因为可以降低脑脊液漏出的风险和术后的死亡率。”

  Froelich教授以才华杜绝、手眼合一的技术手法,以及其在神经内镜领域的突出贡献,他受邀到多地指导实地技术培训。2019年,Froelich教授曾多次来华学术交流分享其在垂体瘤、脊索瘤听神经瘤、脑膜瘤等的神经内镜和颅底手术全新经验。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旗下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WANG)除了Froelich教授以外,还有很多其他世界神经外科不同细分领域的大师级专家,INC一直专注国际间的神经外科学术和技术交流,旨在促进中外神经外科水平的共同提高和进步,尽可能地为全球神经外科疾病患者解除病痛。

  本文参考翻译自:<https://mayfieldclinicblog.com/?p=4846>

Tag标签:脑膜瘤手术 脊索瘤治疗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国内脑瘤患者治疗新选择,足不出户听取世界神经外科大咖前沿诊疗意见不是梦。关注“INC国际神经科学”微信公众号查看脑瘤治疗前沿资讯,健康咨询热线400-029-0925,点击立即预约在线咨询直接预约INC国际教授远程咨询!